官方认证xxj

子异的包[异坤]

无敌短小/xxj文笔( ’ - ’ * )

(其实早些好了,发晚了😭😭)
    就快要去美国了。王子异和蔡徐坤在收拾行李。
    精致大男孩本异肯定是早早收拾好的了,就帮着蔡徐坤收拾。
    “子异子异,我不想背包了。”蔡徐坤收拾完行李就过来王子异身边,带着一点撒娇的口吻说。
     山西老实人马上说:“放我的包里就好了啊。”
     蔡徐坤知道即使自己背包了,子异也一定会帮自己拿的,那干脆就不拿包了。
     子异的包是真的很大的。
     然后蔡徐坤就一件一件地将自己的随身物品像护照这类的塞进子异的包里。
     子异的包真的很干净
     有洁癖的蔡徐坤都觉得无敌整齐无敌满意。
     王子异坐在蔡徐坤旁边,盯着他的脑袋看。看着蔡徐坤发尾的小卷毛,手不由自主地去撩了撩。还蛮好玩。又开始卷啊卷啊卷。
     蔡徐坤感受到了发尾牵扯的力,很轻很轻的。还没回头都能感受到身边人的温柔。
     回头。蔡徐坤用南方人那软软糯糯的声音说:“子异,你在逗猫嘛。”
     老实人以为小玫瑰生气了,连忙将手放下,紧张地解释。
      蔡徐坤看着老实人语无伦次的样子心想:对付老实人果然不能这样。“诶呀,只要你喜欢,我就做你的猫好了。”
      老实人的耳朵一下红了。
      真可爱。
      蔡徐坤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于是乎,小玫瑰凑上去啵唧了一口。
      “嗯,子异真的很甜”
  

        
                                                      fin
    
    

     

脑洞产物[异坤]

宿舍

“子异子异,我要去染头发,你陪我去吧”

“嗯?为什么突然想和我去啊”

“之前我去染头发的时候,他们都骂你没有和我一起去”

“你呢”

“我也想和你去啦”

于是小王子牵上了小玫瑰的手。

染头发的地方

“子异子异,你帮我发一下芭莎那个微博呗”

“你要写什么?”

“我来选一个表情吧”

“坤,你这个表情什么意思?”

“就是你啊子异,这是一个剥了壳的鸡,就是你啵唧啊❤”

小王子捏了捏小玫瑰的脸,鬼点子真多。

发完后

“坤坤,发完啦”

“诶呀不对不对”

“哪里不对了?”

“怎么鸡在后面啊,不行不行,赶紧改”

“鸡的位置很重要吗坤坤?”

“你的‘情书’在前面,那我也要把鸡放在前面。”

小王子亲了一下小玫瑰的唇角。

fin

[异坤]脑洞而已

就来自丸子的“好啊”

“子异,我们一起练吧”
“好啊”
“子异,你教我跳舞吧”
“好啊”
“子异,你来我们ppap吧”
“好啊”
“子异,我们一起换组吧”
“好啊”
“子异,我们都去mask吧”
“好啊”
“子异,我们一起出道吧”
“好啊”
“子异,我们住同一个宿舍吧”
“好啊”
“子异啊,我们谈恋爱吧”
“好啊”
“子异啊,我们一直在一起吧”
“好啊”
“子异子异,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啊坤”

fin

专属骑士


by一个正在找头的冰淇凌bro

xxj文笔~最近磕到掉头的录音梗~短打一发完

(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

他总说:“子异啊,你再这么宠我我很快就没用啦!”

他总回答;“只要你在,我一直都会这样保护你,做你的骑士。”

相视一笑,又是一吻。

1.

又要出去录音了,蔡徐坤有点烦。他不排斥录音,他也不是不爱他的ikun,而是这种人挤人

的感觉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再加上今天感冒了,这样的状态让ikun看到了也总要担心的吧。

出发之前,蔡徐坤去找了王子异。他敲开宿舍门,是郑锐彬开的。“子异在洗头”郑锐彬说。

“没关系,我等他。”然后蔡徐坤就走进了宿舍,坐在了子异的床上。子异的桌子上摆满了维C,忘不了,薏仁水等保健药。“果然是佛系青年”蔡徐坤小声嘀咕。

过了一会儿,Jeffery回来了,看到蔡徐坤后便跑过去告状:“坤坤,他每次吃药都要给我也塞几颗,我明明不想吃!他还好像很高兴吼。”蔡徐坤听后扑哧一笑“你以为他不给我塞药啊?还让我吃糙!多!的!说我身子弱。”哦,同病相怜,Jeffery没有再说话。

等的无聊了,蔡徐坤便拿出歌词练习准备录音。“把音量turn up,聒噪什么的完全听不到啦......”还没背两句,浴室里就传来一阵歌声。“aha,aha......”带着一点嘶哑,还有点跑调。他果然是不适合vocal的嘛!蔡徐坤心想。听着王子异的歌声,蔡徐坤又开始委屈起来。他明明喜欢的是《听听我说的吧》和《firewallking》,却偏偏不在这两首歌,还去了自己最不擅长的《我永远记得》。他也不是没有机会留在自己喜欢的歌曲,但他自己却要求重新转一次。蔡徐坤真的有点恨铁不成钢,这可是一个生存竞争类的节目,王子异却总是想着别人。

一会,王子异出来了,头发不是那个桀骜不驯的辫子。他头发散着,水珠顺着发梢滴下来。

王子异抬头,蔡徐坤撞进了他的眼眸,忽然想起刚刚洗澡时自己在唱歌,不知道他会不会停到,耳朵通一下的红了,嘴角却不住的上扬。赶忙去文蔡徐坤什么时候来的。蔡徐坤没有回答,嘴里却哼着“aha,aha”。王子异一下明白了,凑过去说:“你听到了?”“当然,完完整整”。说完蔡徐坤笑了起来,又有点心疼的说:“你去vocal干嘛呀,你为什么总把机会让给别人啊!”王子异看到蔡徐坤生气了,忙解释道:“奋哥也很想在第一组啊,像你说的一样我们再拼一次。下次下次,我一定不让了好吗?”话语里是满满的温柔,眼中也是满满的温情。蔡徐坤听完解释后,心里默念一句:相信那你才怪咧。脸上却是带着笑的说:“哼,先原谅你了。”

看到蔡徐坤不生气了,王子异赶紧搂着蔡徐坤出门了。

2.

录完了。果然是人挤人,粉丝的尖叫声不绝于耳,镜头的闪光灯在他们眼前闪着不停。

蔡徐坤第一个就想到了王子异,他会不会被吓到呢?很快蔡徐坤就发现不用太担心了,因为王子异反而先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他们一起并肩走出去。看着在旁边艰难移动着的王子异,蔡徐坤突然想做一回他的骑士,想护着他,便走到了王子异的的身后,想做他的后盾。

蔡徐坤不知道啊,王子异也想走到他的前面。王子异想为他开路,想将自家的宝贝护在身后,不让他受伤。

纵使王子异想保护他,但也害怕别人把蔡徐坤挤走,他担心。他便不断的回头,确认蔡徐坤还在自己的背后。但当他再回头,却没见到蔡徐坤的踪影。焦急。

“坤?”拖着长长的尾音。

“在,我在,我在。”是他的声音,是他奶fufu的声音。王子异的心终于放下来。蔡徐坤感受到了身前人的焦急,轻轻地将手放在他的肩上,拍着,想让他安心。但他忽然想起网上的言论,又将手缩了回来,他不想那么好的子异被人骂啊。

“坤?”又是一声焦急的叫唤。蔡徐坤不想再犹豫了,终于决定将手放在王子异的肩上。 王子异呼了一口气,他还在就好。

再之后,蔡徐坤的手便没在离开过子异的肩膀。

经过人潮的拥挤,他们终于艰难的到达了门口。王子异先把手搭在了门上,他是想让坤坤先出去。但蔡徐坤也将手搭在了门上,紧贴着王子异的手搭在了门上。

终于挤出去了,路道一下开阔了许多,两人也就一直并肩走。

到了车上,王子异问身边的蔡徐坤:“刚刚你为什么要撑着门啊,我是想让你先出去的呀。”还是那种像平静的湖水一样的语气,温温柔柔的。蔡徐坤轻捶了一下王子异:“你说你是我的骑士,可我也想保护你啊。”王子异忽然很感动,将他的身边人搂进了怀里。身体状态不好的蔡徐坤一下就睡着了。王子异看着怀中的人,明明也是183的高个啊,现在却像一个卸去所有盔甲的小猫,依偎在自己的怀里。他于是轻轻地,轻轻地在自己怀中人的发旋上留下了一个吻。

(周锐:早已习惯。 Justin:早已看透。)

3.

即将公演了,要去录音了,两人是在同一个舞台的。

录音当天,蔡徐坤的状态还是不好,强撑着录完了,没什么精神。今天只有蔡徐坤和王子异,在出发之前,蔡徐坤靠在子异的肩膀上休息,用虚弱的声音说:“子异啊,一会出去你带着我吧,我好累啊。”王子异想也没想,便点头答应了。

即将出电梯时,王子异一直想着身后疲惫的蔡徐坤,他转头:“坤,一会出电梯后你跟着我哦。”有了上次录音的经验,他牵住了蔡徐坤的手腕。不能让你丢了啊。

一出电梯,蔡徐坤盖上了帽子,低着头。都有你带着了,我还要担心什么呢?他看着子异握在自己手腕的手,悄咪咪地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又迅速地牵住了子异,十指相扣。王子异感受到指缝间的温度,紧紧地反握住蔡徐坤的手。

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拥挤,硬是将子异挤开了。他想往回走,可人潮却拥挤着将他往前推。 那坤坤怎么办啊。他不走了,到角落里等着。

蔡徐坤也发现子异不见了,便缓缓抬头,对上了子异的眼睛。眼神像是一只迷途的小鹿,湿漉漉的眼睛中写满了迷茫和害怕。

王子异看着在人群中无所适从的蔡徐坤,等不下去了,要去找他啊。

他挤过人群,与人群逆行。像一个骑士,无论路程怎样艰辛,都要找到自己的心上人。

我终于牵到你了。王子异握得更紧了,可不能再让他丢了。

蔡徐坤一下放松了。自己的骑士终于回到自己身边了,自己终于不再用害怕了。你在我面前,我又何必再将自己武装起来?

蔡徐坤也不想再看路了,好累,前方还有子异。他顺着子异的脚步,踩着子异的脚印一步一步前行。

“子异啊,我果然被你宠得没用了。”蔡徐坤默默地对自己说。是蜜糖味的话。

完。